雅星官网登录-第二份“熔断指令”发出:6名从埃及回国旅客确诊

No Comments

雅星官网登录-第二份“熔断指令”发出:6名从埃及回国旅客确诊

  第二份“熔断指令”发出: 6名从埃及回国旅客确诊

  已有两条航线被“熔断”,看来在往返检测的路上及在乘机回国的过程中,都有较大感染风险

  钱小岩 陈姗姗

  马先生在埃及工作,6月19日乘坐四川航空的班机从首都开罗飞往成都。这是当前连接埃及和中国的唯一一条航线,航班号为3U8392。

  经过入境后的各个检测程序,同班机180位旅客中至今无人发现患有新冠肺炎;然而在6月27日的同一航班,就无如此幸运,经检验有6位旅客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

  7月1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出自《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下称《通知》)发布以来的第二份“熔断指令”,决定自7月6日起暂停四川航空埃及开罗至成都3U8392航班运行1周。

  已有多家航空公司宣布登机前要求乘客提供核酸检测。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此之前,川航已经要求乘坐6月5日及以后开罗-成都航线的航班,旅客需持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乘机。但仅仅数周,航班就被“熔断”,看起来在往返检测的路上以及在乘机回国的过程中都有较大的感染风险。由此,埃及等非洲人口大国的疫情发展也备受关注。

  回国航班90%乘客穿着防护服

  目前非洲回国仅有两条定期直飞航线,其中之一就是川航的开罗-成都航线;另一条是埃塞俄比亚航空的亚的斯亚贝巴-上海航线——该航线6月23日的航班已有3人核酸检测为阳性,也面临被“熔断”的风险。

  除了欧美地区和澳大利亚之外,目前非洲也有不少滞留的中国公民,主要为务工、援建人员及其家属。在临时航班方面,目前非洲回国的临时航班也远少于欧美地区。

  此前,在5月30日从开罗出发到成都的航班中,发现了新冠病毒确诊病例13例、无症状感染者4例,合计17例。《通知》出炉后,从6月5日开始的航班运营中,航空公司就要求乘客需要持新冠检测阴性报告登机。

  而马先生的妻子和孩子就恰巧打算乘坐当天的这趟航班回国。马先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收到需要检测报告的消息觉得比较突然,由于埃及新冠病毒的测试能力并不高,及时获取报告还略有难度。好在支付加急费后,阴性报告及时出炉,马先生的妻子和孩子顺利登机。

  而马先生自己也登上了6月19日的航班回国。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乘坐的这趟飞机上90%左右的乘客都穿着防护服。而他因为无法做到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去卫生间,只做了相对简单的防护工作。

  在6月20日抵达成都后,经过核酸检测马先生呈新冠病毒阴性状态,于是进入了14天的防疫隔离,在期间还进行了一次血清抗体检测,仍然呈阴性。

  “我3日要再做最后一次核酸检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4日就可以‘出来’了。”马先生略带兴奋地向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马先生全家平安无事,离不开在埃及做的一系列严密的防护工作。马先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从3月中旬埃及停课,他就没让孩子出过家门。他为了工作不得不出门办事时,哪怕会有好几个小时,也不会把口罩摘下来喝水,以努力确保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埃及抗疫并不容易

  埃及是非洲第一个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如今也是中东和非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埃及卫生与人口部在当地时间7月1日晚发表的最新声明,埃及境内当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503例,累计接近7万人。

  对于埃及的疫情,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长期跟踪埃及新冠肺炎疫情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赵军表示,受制于检测能力和检测意愿,埃及的官员在公开场合向媒体承认,实际情况可能是现在公布数字的数倍以上。

  赵军表示,埃及人多地少,造成城市拥挤,这是其抗疫方面的短板。对此他解释道,虽然埃及国土面积超过100万平方公里,但是适宜人类居住的大约只有5万平方公里,而当前实际居住在埃及的人口已经达到9100万之多,如此高的密度很难保持严格的社交距离。

  而受制于当地的经济发展、生活习惯和教育水平,埃及普通民众较缺乏防护意识。

  赵军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在3月时,埃及全国只有2家口罩厂,生产能力在5万只左右。所以当时一只普通口罩的价格在50至80埃及镑(约合22元至35元人民币)左右,十分昂贵。

  马先生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前埃及一只棉布口罩的价格在8.5埃及镑左右(约合3.7元人民币),而一只N95口罩在埃及的价格是150埃及镑上下(约合66元人民币),鉴于一般埃及人一个月约750元人民币的收入,普通民众根本无法承受。

  就埃及整体的抗疫斗争,赵军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埃及在抗疫方面早期做得较为严格,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由于经济能力有限,当前政府的主张是“与病毒共存”(在赵军看来,这一政策与瑞典的“群体免疫”防疫政策类似)。

  埃及财政部长马伊特在6月8日发表声明称,受新冠疫情影响,2019-2020财年(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埃及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降至4%,低于此前6%的预期。此外,政府专门用于应对新冠疫情的1000亿埃及镑(约合440亿元人民币)拨款中,目前已经使用630亿埃及镑,用掉了大半。

  为此,埃及急迫地希望恢复外汇收入。7月1日,在经历了3个多月的关闭后,埃及宣布重新开放旅游业和国际航班。旅游业是埃及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左右。埃及央行3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埃及共接待超过1300万游客,旅游收入逾130亿美元(约合918亿元人民币)。

  此前,为控制疫情蔓延,埃及政府实施了宵禁,采取了关闭海滩、酒店、博物馆和考古场所,并暂停所有国际航班等多项措施。据埃及官方估计,2019至2020财年,埃及旅游收入预计减少50亿美元。

  同时,由于疫情导致国际贸易受阻,“黄金水道”苏伊士运河的收入也受到影响。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Osama Rabie)日前表示,自年初以来,疫情导致货运需求大幅下降,苏伊士运河5月份通行船只总吨位同比下降9.6%。

  赵军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埃及经济在当前受到巨大考验,埃及经济的四大支柱石油、旅游、苏伊士运河和侨汇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均受到一定冲击。

  经济因素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埃及政府当前只能在稳步打开经济的同时,继续艰难的抗疫斗争。基于此,赵军判断在短期之内埃及的疫情或仍将恶化,拐点仍未到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

Categories: 雅星官网手机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